2007/12/27

請珍惜資源 Thanks to everyone, everything

請珍惜資源



從小,爸媽就教導我們,一粒米都不應該浪費,要感謝老天爺讓雨水豐盛,要感謝很多人幫忙裁種,要感謝我們身體健康可以下田。當然,若有看過陳之藩先生寫的「謝天」就可以理解,這種觀念我相信我們的老祖宗都有。

所以我吃飯時,都把所有飯菜吃光光,不止是飯而已,以前還在家生活時,老媽常常因應人口眾多煮食都是一大鍋,也因此所謂剩菜是天天的主菜,就算真的不能吃了,那也是拿去餵豬。這樣的環境在長大後,若看到剩飯剩菜會受不了,也因此婚後老婆煮的量並不多,所以我常常在最後把所有飯菜都吃光。

還記得老媽說,至少碗裡面的飯菜要吃光,因為那是你自己裝的。還記得老媽說了一個故事,這故事我也說給小羊聽,那就是閃電的由來,想聽嗎?我是懶得打字了,總之,要聽我的話啊,不然會被雷公打屁股唷。還記得老媽說,把碗裡的飯菜吃光光,將來娶的老婆會臉上無豆花,這句話印證了一下還真的耶。當然啦,有見過我的就知道我自己臉上是斑斑點點的,不用想也知道老婆吃飯菜留下多少沒吃光的。

若你有幸看到這邊卻還沒有點上面的「請珍惜資源」的話,那就現在按吧

最後,爸媽從小就很節儉,甚至,破爛的衣服還拿來當廁紙,呵,別亂想,不可能洗洗還拿來資源回收的啦。

2007/12/25

小羊學校校慶

看在老婆辛苦幫小羊照相的份上,就特別來寫一篇吧。話說那天老婆學校其實有事,她卻特地請了半天假,專門陪小羊,還待到烤肉開始才走。那天,因為倍慈姐姐也就讀該校,所以舅媽就帶著小肯一起參加了。照片這張是老婆自認最棒的一幅,就拿來當片頭。


小羊那天有表演,先說說上台領獎吧,據說獎品是一個「臘腸狗鉛筆盒」,那天晚上我問了好幾回,竟然沒有人肯花個一秒鐘告訴我獎品是什麼,直把我當外人。這個臘腸狗鉛筆盒今天晚上小羊有說到「女的臘腸狗」,老婆在旁邊就立即解說,那臘腸狗什麼耳朵上捲,小曦姐姐說是女的,要跟小羊交換,小羊死活不肯,回到家卻視若糞土直接送給小肯。老婆在旁邊說著說著,奇怪了,小羊又不喜歡,為何就不跟小曦換?我說,因為小羊超愛小肯的,小羊就接話,對呀,我超愛小肯。




video video video

玩具間 the toy room

video

影片中,小羊小肯在玩的房間是客房,先前好一大陣子全家都睡那兒,十二月初小羊開始說要睡主臥,睡客房那陣子,主臥反而是給訪客們睡的。要說的是,小肯還真的是破壞王啊,跟他講說把箱子拿開的話「房子」會倒,那房子是我蓋給小羊的,小肯會爬上箱子去炒菜,把小羊的房子當鍋子。不過,片中小肯把箱子移開之後,房子倒下來兩兄弟的反應很有趣。在早期,小羊肯定是大哭的,最近小羊還真的是長大了,跟小肯玩得不亦樂乎。

上面說房子倒下後的反應,也直接導至「溜滑梯的產生」,在那之後,他們要玩溜滑梯,我只好拿著床墊讓他們滑,是短了些,可是他們兩個玩的非常高興,這一段我沒辦法照下來供大家分享。不過這玩法後面還有變形,就在第二段影片中,我覺得特別好玩因此有想辦法照下來,當時老婆在客廳看電視,叫她來幫我們照她不肯,只好自己動手,畫面亂了點。而後面這玩法卻為小肯帶來一個意外傷害,有一次他們的位置交換,在「倒」下來之後因為位置不同用力不同,小肯的頭直接碰到木地板而大哭,幸好沒事。

video

最後這段是小羊幫我們照的,讓我們看看小羊大師的作品吧

video

週日的早晨 the morning in the sunday

video

自己看影片吧,你們家(或小時候)有沒有這樣的哥倆好畫面?我腦海中的畫面非常多哦!話說,我猜很難有人可以找到「我家有兄弟姐妹」的例子,我就是,我上有哥哥姐姐,下有弟弟妹妹,哈!少見可以同時用上兄弟姐妹的人非常幸福啊!

當爸爸的很辛苦,一邊拍照還要一邊打燈光。

這樣你會把我吃了

這段故事發生在昨晚,其實我記不是非常清楚,這邊只能寫個大概。

昨晚小肯在吃點心,小羊在一旁跟他合著吃,當時小羊已經吃很多東西了,所以算是「偷吃」。結果吃著吃著,小肯發現小羊在吃他的點心,就說「這樣你會把我吃了(完)」,就哭著這句,然後兩手要去掀小羊的衣服,因為小肯太小無法照他的意願讓小羊乖乖就範,原本我並不太看得出來他的動作,後來他說了一句「從肚臍挖出來」。

哦哦,別以為這是很恐怖的事。這事的始作俑者其實是我,我常常跟小肯玩,尤其是玩他的奶嘴,把他的奶嘴趁他不注意時拔下來,然後「吃」進去,再告訴小肯說「小肯,你看被爸爸吃進去了」,小肯的性子不錯不會哭,但是常常會說「我要奶嘴」,這樣的表現跟小羊對照算是非常不容易的事。然後我會跟小肯說「小肯,爸爸變魔術,從肚臍把奶嘴挖出來」。沒錯,我是真的有辦法把奶嘴從肚臍挖出來,而且可以一變再變。有一次還可以從電視挖出來呢!

第一次從電視把奶嘴挖出來時,小羊問說「爸爸你怎麼變的」,當時剛好又在看天空之城,我就說「就像希達一樣啊,爸爸的阿媽有教我咒語,所以爸爸就會了呀」,當時小羊還很認真的要我教他咒語。嗚嗚,騙小孩子的話不要說太過份,否則你就只能說「爸爸也忘了怎麼唸」。總之啦,爸爸是無所不能的。

2007/12/24

沒錢呀 magiya

最近,小羊小肯愛看的片子有幾部:北極特快車,這部現在小肯超愛而以前小羊也超愛看,天空之城,現在小羊超愛。此外還有霍爾的移動城堡,風之谷等等。你會說,怎麼這麼多部同一作家的?沒錯,因為他們的爸媽也都愛看。

北極特快車是因為有火車,小肯超愛看那段唱歌的片段,就是三個小孩在唱聖誕歌的部份。天空之城則是小羊目前最愛的玩具,沒錯,他老是做「飛行船」玩具,星期一的玩具日也帶過一次,而且可以說是每次都不一樣,為此我給它來個特寫,鏡頭下的手鏈是「飛行手鏈」,裡頭有飛行石一顆,其他功用我就懶得寫出來了,還有大炮三管,而且小羊最得意的是,他做的飛行船小巧可愛,逃跑性能特佳,他說「比飛行戰艦厲害」。




有一天晚上,小羊不知道想到什麼,一直在說「馬姬呀」,而且邊說邊笑,笑的這個當爸爸的根本跟不上他的腦袋,一直問他他又說不出所以然來。前幾天又在看天空之城,看到巴魯帶著希達從他住處逃跑那段,巴魯回答海盜說「我老闆他女兒 magiya 有來過」那段,我才恍然大悟。

今天晚上又在看天空之城,沒錯,看的次數多到我數不清。在播那段時,小肯說了一句「沒錢呀」我就在旁邊,笑得東倒西歪的,小肯保持他一貫與我無關的作風靜靜的看著電視。當真被他打敗了,怪的是,他遠比小羊早開口,可是到現在說話還口齒不清,別告訴我是吃奶嘴造成的,我深深知道吃奶嘴說話會是怎樣的口音,小肯這口音不太可能用寫的,總之,若你會講台語的話,聽聽這個「沒錢呀」跟 magiya 就知道了。

老婆 my wife

昨晚,應該算是肉麻的一個晚上吧。

到光寶之後,做了兩次的健康檢查,前後兩次都說我有疑似脂肪肝或什麼三酸甘油脂過高之類的,然後,老婆就怕我愈來愈胖。生小孩之後,老婆肚子長了肉肉,可是體重卻沒增多少,有時跟老婆說的時候,還替她心疼不已。昨晚,忘了怎麼談到的,跟老婆在談我沒變重,那時候看著老婆的手說「倒是覺得妳變瘦了」,老婆說,因為壓力太大了。

老婆的壓力,來自生活上的,早上早起,以前我還會幫她買早餐,現在都她下去買,還幾乎天天她倒垃圾,衣服也是她洗好了晾,地也是她在掃的。放學後還得去載兩個小孩回家,回到家還得煮飯。這麼想起來,真的是辛苦啊!

好,我發誓從今後要對老婆更好一點。老婆的手,真的骨瘦如柴,全身只有 43kg, 以體重來說,就跟結婚前差不多,當時結婚讓她很有壓力,婚後幸福重了一些,生了二個小孩後竟然沒有跟大多數老媽子一樣變重反而變輕了,這個警訊不小,特寫下來以銘誌。

粉刷 painting the wall

上星期六、日回台中去刷牆壁,回家之前趁老婆帶小羊吃喜酒時特地跑去買漆,還選特貴的那種,只希望別再屋外屋內一片雨。

星期六回到家已經下午四點半左右,叫來侄子兩人當起油漆工,先把牆壁上了個底,一瓶漆把那一大片刷完才六點,多大的牆我沒算過,保證比我家客廳四面+天花板還大。其實刷底漆主要是容易滴漆所以麻煩,因為是二層樓建築,星期六也只有刷一樓而已,所以還算輕鬆。

星期日一早我就想刷剩下的,怕來不及會太晚回台北,後來約在八點左右就先一個人上漆,當然我先從自己家刷起,老哥的就等他或他小孩起來再刷吧。先把一樓刷完,連古老大灶那邊烏漆袜黑的牆也刷好,晚後刷起二樓,那真叫一個累啊!老哥這時也被媽媽叫下來刷,老哥一直抱怨怎麼屋頂還沒加蓋前不刷,現在屋頂加蓋了才要刷。總之,後來老哥也只好勉為其難的把二樓刷完。

刷漆本來也沒什麼好說的,可是,重點是,這個假日很快就過完了,到現在我全身還酸酸的呢。幸好老婆在我睡大覺時沒來吵我,感謝。

2007/12/22

媽媽的蛋蛋

別亂想。

早上我不是說小羊哭得天翻地覆的嗎?老婆為了收拾我愈搞愈大的亂子,而且今天小羊學校運動會,因此就一直問小羊要不要吃東西。為此老婆還搞了一個蜂蜜鬆餅,誰知小羊邊哭邊說他不吃,就在老婆一直問的時候我很想說,小羊都在哭了妳就別再問東問西的了好嗎?事實上,我很少掃老婆的興,除非是我受不了的狀況。

好吧,不多廢話,最後,小羊被問了很多次不同食物之後,哭著鼻子說他要吃煎蛋。我就心想,與其聽小羊繼續哭,不如早點出門,所以就接話說,那去二姨那兒吃好了,誰知小羊就說,不要,我要媽媽的蛋。

唉,煎蛋還得收拾鍋子,再問了一次之後小羊堅持要媽媽弄給他吃,老婆也真的疼小孩就去煎好「餵」他吃,小肯晾在一邊玩自己的,好像整個早上的事與他無關。小羊吃完一顆還不夠,我也不想吵他,吃掉兩顆煎蛋之後才總算出門去,而路上,小羊堅決不給他老爸牽手,也不坐我的機車,但是......

就在我牽著小肯時,小肯竟然也不給我牽。氣死我了,難道,爸爸就註定要當壞人?當下,我只好一個人走,就在 B3 出電梯轉角,小羊跑出去「嘩」一聲嚇我,他還得意洋洋的,當時我心情沒調整好,沒給小羊好臉色,唉。其實當時小羊已經恢復心情了,看來我的修養實在是不行。加油。

2007/12/21

一顆糖 just for one sugar

一顆糖會發生什麼事呢?或許一碗麵的故事曾經感動過很多人,那麼,一顆糖的故事又會如何上演呢?

我老是說小羊很愛哭。這句話若拿去給老婆看,她肯定會說「都嘛是你造成的」。其實,小羊真的很愛哭。當然啦,若真要讓他儘量少哭我也做得到,可是那就真的會把他寵壞,現在他是比較不會跟小肯搶東西,若我從小就只為了讓他少哭事事順從他的話,我猜現在的麵包屋會是麵粉滿天飛。

不扯太遠,話說回這個一顆糖的故事吧。今天早上,沒錯,但是事情要先說一下源頭,昨晚老婆帶回一盒喜餅,裡面有糖,結果我偷吃了三顆。事情與這三顆無關,而是早上老婆不知道怎麼了,竟然拿剩下的四顆給他們倆兄弟,說是一人二顆。那麼,怎麼會是一顆糖?

早上我也忘了怎麼發生的,突然小羊大哭,說小肯把他的糖吃掉一顆,他一直說他有看到小垃圾桶裡有三個糖果紙什麼的。我一開始趕緊把小肯抱走不讓他們吵,然後就去小羊那兒安慰他,沒錯,我一開始確實也認為小肯吃了他的糖,可是我就多嘴,問詳細一點,尤其我在後來看到還剩一顆糖,我以為小肯沒吃,只是放在旁邊,何況,糖果紙有可能是我吃的。其實我忘了一件事,我糖果紙應該是放後門的大垃圾桶才對。總之,故事很長,我也懶得照實描述,小羊就為了這一顆糖吵得天翻地覆,最後還演變成爸爸壞壞。

說真的,我後來在想,事情的發生應該是確實小肯吃了三顆糖,而小羊在看電視沒吃,當他發現只剩下一顆糖時,他就大哭,而我又誤解那剩下的一顆糖,結果還真的無法收拾。這麼說我相信沒人有辦法理解當時的情形,那麼我換一種說法。

小羊今天學校運動會,別忘了,他的學校是國中,運動會還算很多節目,這幾天他常常在講他們練習跑步,還興緻勃勃的說他都跑第一名。所以早上起床他原來是非常高興的,一下子就變成滿天紅雨讓我受不了,跟他說,你有需要為了一顆糖哭成這樣嗎?給你猜,他聽進去了嗎?沒有,當然是沒有,他還因此認定我「你每次都說我愛哭,小肯真的吃了我一顆糖」。

晚上我回到家,我問,小羊,你知道早上我們家發生了什麼大事嗎?他說,他知道,我大哭。唉。

2007/12/17

限制級演出

video先聲明一下,本片絕非色情或猥褻,只是想跟大家分享一下小羊小肯洗澡的快樂在哪,另外也說一下小羊的聰明。

話說小羊小肯一起洗澡已經有很長一段時間了,而從小羊出生沒幾個月,我們兩個就常常在同一缸子裡面泡,樂趣無窮,當然啦,現在他們夠大了,兩兄弟自己邊洗邊玩的機會大增。這次要展示的是一台噴水機,這對小肯有無窮的吸引力,因為小肯從小非常不怕水,正面的說法是非常愛水。影片裡,他可以一直玩那個水管,他的說法是「尾巴」,有時他放開水管拿點別的東西,回頭想找水管他都會問我「爸爸,我的尾巴呢?」。畫面上水桶是我裝的,當小羊在問的時候有跟小羊(小肯連問都不問)解釋過,後來干脆直接操作給他看,而這,讓小羊有了另一次表演的機會。

那天小羊拿著透明的塑膠盒在玩,我一開始沒注意到,後來發現時他已經把手上的四個盒子裝「滿滿的」水,我是不知道他在幹嘛,就叫他用盒子裝水幫忙加水。呵,其實在講解完虹吸現象前,是小肯要我把水管放在水龍頭下方讓他玩尾巴,我一開始就直接照他的話做,沒幾分鐘我的手就酸軟無力,後來才想到靠水桶加水管的方式。

最後我要說一件事,讓小孩子邊洗澡邊玩玩具有個非常大的不便之處,就是你得常常把玩具清乾淨晒太陽。

2007/12/12

奇怪,為什麼天空那麼大一片 why the sky high?

星期日我中午才在說,小羊最近似乎都很少生病,或許是因為換公幼教室較大通風良好造成的。誰知到了下午竟然就發燒,知道有幾家不會開的沒去找,去找一家不常去的,因為假日也沒開,心想就等到晚上另一家以前常去的診所去看吧。

到了晚上,六點半,我帶小羊去,誰知醫生一看問,你們從四月就沒來看過了,中間卻看了十幾次病,是怎麼回事?我一回答到別的地方看,他就發飆,唉,這樣真的很難再帶去那邊看病了,哪有人這樣待客的。其實我跟我老婆都有點懶,近就好,以前是因為都在小肯舅媽家待到我下班去接,現在則因為換公幼老婆順路接小羊放學就帶小肯回家,因此看病也就換地方。總之,那天我覺得很難再去那家看了,雖然他有他的見解,什麼家庭醫生制什麼的,他還牽扯什麼愛台灣之類的政治議題,真是夠了。

其實我要說的是另一件事。那天晚上小羊睡得很死,而我怕他燒過頭,不太敢睡,半夜就聽到他說了一句夢話(其他我都忘了):「奇怪,為什麼天空那麼大一片」,我說「因為天空要把太陽、月亮、地球、還有很多星星、雲之王國包進去,所以非常大一片」,他竟然還能點點頭,當然後來就又睡死了。

小羊從小愛說夢話,而且有時還可以跟他對話,像這樣的例子很常見,只是我都沒記下來忘光了。也許大家也會遇到同樣的小孩,也會像小羊小肯那樣非常愛問問題,但是小羊的問題有時非常高層次,像這個天空為什麼大一片,竟然是睡覺時問的,我很難想像他睡覺腦子都在想什麼。

小羊愛作夢這一點非常像我,他常跟我說他昨晚夢到什麼。這點真的跟我很像,而小肯睡眠則非常像媽媽,很容易入睡。

2007/12/06

我長大了 I am my brother

當老二的,到底有多期待自己跟哥哥一樣棒?這一點,或許是從沒機會當老二的人無法想像的,至少我自己就是排行老二(男的部份),但是我自問沒有小肯那種表現出來的企盼。

小肯老是要學哥哥,太多小事我現在也忘了,心中只記得一件事。這兩天小羊都要跟我睡,昨晚他又說要跟我睡主臥,他的說法是「可以聽爸爸講故事」。小羊的記性真的很好,我曾經被他震憾過,事件我已經忘了,但是他可以記得他還不會說話時的事,而那件事我很少(到底有沒有說過我也忘了)跟他提,帶過就好。總之,已經非常非常久,我們一家沒人睡在主臥,主臥反而比較常給外人睡。而且已經有好一陣子我都沒在跟小羊說故事,而是跑出去等他們睡著,我再進去睡,否則他們都很難入睡。好吧,接下來說主題。

小肯昨晚跟媽媽要去客房跟媽媽睡的時候,拿著他的枕頭跑去哥哥習慣睡的位置,說「我是獅子小白」。

飛行船 flying boat


最近小羊很喜歡看「天空之城」。

照片中,小羊在玩的積木是他組裝的「飛行船」,圓形的是飛行船的動力,也就是螺旋轉盤,這一點要你有看過天空之城才比較容易想像。只是小羊的飛行船前後左右都有圓盤,真的很難想像怎麼往前飛。
.
而小肯在旁邊玩的東西,是小肯一直夢想著要玩的東西,水管。其實那水管我一開始是要買來切成兩段的,可是一買回來就被小羊搶走獨占,也因此小肯很少玩到,當然啦,可以玩的時間很多,但是小羊沒在玩的時候小肯大概也沒什麼興趣吧。而這一天,他們在一起洗澡時,小羊忙著玩他的飛行船,小肯則樂在其中玩水管,他叫我把水管的一頭接好,讓水可以從另一頭流出來。小肯玩法就這麼簡單,但是其實更複雜的是他要用來當消防隊員,甚至要噴我。一開始的時候我是得一直拿著,否則水會中斷,這樣我就很難洗澡,後來我才發現照片中的接法,拿毛巾當繩子把水管固定住。

圖中的畫面算是另一幅幸福的鏡頭。

創意火車 originality


我從很早以前就開始陪小羊玩積木、看書、說故事。


video

小羊很會玩積木,, 事實上我已經很久沒陪他玩積木,每次看到他的成果都會感到十分驚訝!影片中的火車是對稱的,這一點他非常重視,有時我有空陪他玩的時候,一出現不對稱還會被他糾正。當然,思路限於對稱是好是壞不得而知,但是我上次也貼過一則積木,可以顯現在小羊心中也並非全然都要對稱。

這個火車是有兩個頭的,符合我常帶他去看的捷運、或是高鐵等,而且兩頭都有司機,司機還有椅子坐呢。只是小羊還特別發明一種「樓梯」,這就是我要說的創意所在。這種用來做樓梯的積木其實非常不好接成斜的,他竟然辦到了。

大膽肯

記得沒錯的話,好像曾說過小羊非常大膽,誰知小肯更加精益求精,哦,或許該說是有乃父之風。

前幾天,老婆學校有家長座談會比較晚回家,那天我去接的時候,舅媽說了一件事:小肯拉椅子爬子堆兩層的紙箱,那是小肯外公用來放衣物的,誰知,小肯爬上去玩,舅媽看到時卻怕叫他的話他會掉下來,就看著他爬上去,對著窗外揮揮手,又爬下來。等下來時舅媽問他上去做什麼,小肯說,跟姐姐說再見,嗯,窗外有放學的姐姐會經過,難不成這麼小就開始把心向外發展了?

那天,舅媽還說了另一個故事。小肯常常跑去吃大表姐的糖果。先說這糖果的事,上星期某一天我去的時候,發現小肯怎麼不見了,當時舅媽就反應過小肯會自己拿糖果吃,我是不知道舅媽是當笑話看,還是怎樣,就告訴小肯要吃糖果要先問姐姐才能吃,誰知道小肯照吃不誤,根本有聽當做沒聽到。後來我進去看他,陪他坐在木地板上看他吃,我說,舅媽說你都沒問姐姐就拿來吃,誰知他就暫停吃糖果問我「爸爸,我可以吃糖果嗎?」我當然說「這個糖果是姐姐的,你要問他」當時他表姐在外面,小肯連看都不看,在我說完之後他就繼續吃,當我沒說過似的。

繼續說那則故事。爬高那天,小肯吃過第一種糖果之後,又要去吃桌上的喜糖,舅媽不想他吃太多就把糖果放高在衣櫃上面(床的正上方)。後來她在廚房忙的時候聽到小肯在叫「舅媽,你來這啦」,應該叫很大聲也叫很久,後來舅媽跑進去看,就發現他把書桌用的椅子搬去床邊站在那邊搆不著。我聽了之後就笑著說,「可見小肯並不是偷吃,他根本不怕妳知道嘛」。

當時舅舅才從台東回來兩天,我就在那邊陪他們順便問台東的事,聽完舅媽講的這幾段故事後,我就說了另一個故事,等一下再說,當時舅舅聽了就說「小肯都讓你寵壞了,他就認為爬高爬低不會有事」。

嗯,回過頭來說一下發生在我身上的事,也就是當時我說給舅媽聽的故事。小肯有一次我坐沙發前的地板上,他就站在沙發上踏在我的肩上,沒錯,兩腳各踩一邊,然後往後倒在沙發上。第二次他又站在我肩上往右邊倒,那邊還很寬沒問題,我稍微保護了一下就看著他倒下去。第三次他往左倒,那邊是扶手處,也算非常安全,我卻怕他身體彎得太嚴重,手稍微保護了他一下,但是基本上他還是倒下去了。就在我還在那邊弄水果給小羊吃的時候,誰知他的第四次竟然是要往左前方跳,那邊,是硬硬的地板,我一感覺到,就兩手伸出去,不到一秒就抱到他,幸好。

後來有一個晚上,小肯又想故技重施,一腳踏上我肩時我就出聲,還好他還記得被我兇過,從此就沒再玩這遊戲了。不過,雙腳踩我肩上倒還是常常玩,可惜這畫面我自己很難照下來分享。

2007/12/03

小白 little white

最近,已經好幾天了,小肯跟小羊都可以好好玩在一起,看在當爸媽的眼裡是非常窩心的。

小羊跟著小肯的稱呼叫小肯「無尾熊」,而小肯則照樣跟著小羊的說法叫哥哥「小白獅子」,他們可以躲在「海底王宮」裡面玩很久,只聽見裡面傳出「小白獅子」與「無尾熊」叫來叫去的。還記得有一天小白獅子還是無尾熊的僕人呢!他們的角色多變,小肯最愛扮演的是列車長,那次小白獅子當僕人的晚上,小羊還扮演火車司機。

不知道是怎麼演變的,小肯後來變成叫小羊「獅子小白」,這還不算什麼,當你突然聽到小肯在叫「小白,你.....」時,會有一種哪來的小白的錯覺。這叫法是小肯自己說的,有一次小羊就不怎麼同意,他說「我叫小白獅子,你才是獅子小白」,不過顯然小肯聽不進去,他依然照叫獅子小白。

現階段的小肯在叫獅子小白時,聲音非常迷人。這場戲裡面,只有小羊眼中還有爸爸的存在,小肯眼中只有小白獅子與無尾熊媽媽,他從不叫我無尾熊爸爸。不過這也好,至少我的角色很單一。非常期待他們兩兄弟可以一直和好。